欢迎来到 欢乐剧本网 www.xpjb001.com
  • 小品剧本网-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经典悦读035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

 

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短篇小说)

海明威

 

时间很晚了,大家都离开了这咖啡馆,只有一个老人还坐在树叶挡住灯光的阴影里。白天里,街上尽是尘埃,到得晚上,露水压住了尘埃,这老人就喜欢坐得很晚,因为他是个聋子,现在是夜里,十分寂静,他感觉得到跟白天有所不同。咖啡馆内的两个侍者知道老人有点儿醉了,虽然他是个好主顾,他们可知道如果他喝得太醉了,会不付账就走,所以他们一直在留神他。

  上星期他想自杀来着,一个侍者说。  为什么?  他绝望啦。  干吗绝望?  没来由。  你怎么知道没来由?  他有很多钱。  他们一起坐在咖啡馆大门边墙根里的一张桌子旁,眼睛望着露台,那儿的桌子全都空无一人,只有那老人坐在随风轻轻飘拂的树叶的阴影里。有个少女和一个大兵走过大街。街灯照在他领章的铜号码上。那少女没戴帽子,在他身旁匆匆走着。  警卫队会把他逮走的,一个侍者说。  如果他得到了他追求的东西,那又有什么关系?  他还是这就从街上溜走为好。警卫队会找上他。他们五分钟前才经过这里。  老人坐在阴影里,用杯子敲敲茶托。那个年纪较轻的侍者走到他身边。  你要什么?  老人朝他看看。再来杯白兰地,他说。  你会喝醉的,侍者说。老人朝他看了一眼。侍者走开了。  他会通宵待在这里,他对他的同事说。我现在很困。我从没在三点前上床过。他该在上星期就自杀算了。  侍者从咖啡馆内的柜台上拿了一瓶白兰地和一个茶托,大步走出咖啡馆,来到老人桌边。他放下茶托,把杯子倒满了白兰地。  你该在上星期就自杀算了,他对这聋子说。老人抬起一指示意。加一点儿,他说。侍者又往杯子里倒白兰地,弄得溢出来,顺着酒杯的高脚淌进下面一叠茶托的第一只。谢谢你,老人说。侍者拿着酒瓶回进咖啡馆。他又同他的同事在桌旁坐下。  他这会儿喝醉了,他说。  他每天晚上都喝醉。  他干吗要自杀呀?  我怎么知道。  他上次是怎么自杀的?  他用绳子上吊。  谁把他放下来的?  他侄女。  干吗要把他放下来?  为他的灵魂安宁担忧。  他有多少钱?  他有很多钱。  他该有八十岁了吧。  不管怎样,我算准他有八十岁了。  但愿他回家去。我从没在三点钟前上床过。那是个什么样的上床时间呀?  他迟迟不回去是因为他喜欢这样。  他孤孤单单。我可不孤单。我有个老婆在床上等着我呢。  他从前也有过老婆。  如今有个老婆可对他没好处喽。  你说不准的。有了老婆他也许会好些。  他侄女在照料他。  我知道。你刚才说是她把他放下来的。  我才不要活得这么老。老人可邋遢呢。  不一定都这样。这个老人干干净净。他喝起酒来不会往外洒。哪怕这会儿喝醉了。你瞧他。  我才不想瞧他呢。但愿他回家去。他对那些非干活不可的人一点不关心。  老人从酒杯上抬起头来眺望广场,然后望望这两个侍者。  再来杯白兰地,他指指杯子说。那个在着急的侍者跑了过去。  结了,他不顾什么句法,简短地说,这是蠢汉在对醉汉或外国人说话时会用的说法。今晚上没啦。打烊啦。  再来一杯,老人说。  不。结了。侍者拿块毛巾擦擦桌沿,一边摇摇头。  老人站起来,慢慢地数着茶托,打口袋里摸出一只装硬币的小皮袋,付了酒账,还放下半个比塞塔作小费。  那侍者瞅着他顺着大街走去,只见这老迈年高的人脚步不稳地走着,却是神气十足。  你干吗不让他待下来喝酒呢?那个不着急的侍者问。他们这会儿正在上铺板。还不到两点半呢。  我要回家上床了。  晚一个钟头算啥?  他无所谓,我可很在乎。  反正一个钟头嘛。  你的口气就像你自己也是个老头了。他可以买瓶酒回家去喝嘛。  这可不一样。  对,是不一样。那个有老婆的侍者表示同意说。他不希望做得不公正。他只是心里着急。  那么你呢?你不怕不到你通常的时间就回家吗?  你想侮辱我吗?  不,老兄,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不,那个着急的侍者说,拉下一块块金属门板,站起身来。我有信心。我完全有信心。  你有青春、信心,还有一份工作,那个年纪大些的侍者说,你什么都有。  那,你缺少什么呢?  除了工作,什么都缺。  凡是我有的,你都有嘛。  不。我从来就没有信心,而且已不年轻了。  得啦。别讲废话了,把门锁上吧。  我是属于那种喜欢在咖啡馆待得很晚的人,那个年纪大些的侍者说。我同情所有不想上床睡觉的人。同情所有夜里要有亮光的人。  我要回家上床睡觉去了。  我们是不一样的,那个年纪大些的侍者说。这会儿,他穿好衣服要回家了。这不光是个青春和信心的问题,虽然这些都是十分美妙的。我每天晚上很不愿意打烊,因为可能有人需要咖啡馆。  老兄,通宵营业的酒店有的是。  你不懂。这是家干净愉快的咖啡馆。十分明亮。灯光很美妙,这会儿还有树叶的阴影。  再见啦,那个年轻的侍者说。  再见,另一个侍者说。他关了电灯,继续自言自语。灯光固然重要,但这地方必须干净愉快。你不需要音乐。你当然不需要音乐。你也没法怀着尊严站在酒吧台前,尽管时间这么晚了,这里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份尊严了。他害怕什么?那不是害怕,也不是着慌。那是他深深体会到的一场空1] 的感觉。全都是一场空,一个男人也只落得一场空。只是这一场空,而少不了的只是灯光,还得有一点干净和有序。有些人生活于其中,却从来感觉不到,但他知道一切都是nada 2] ,因而是nadanada,因而是nada。我们在nadanada,愿人都尊你的名为nada愿你的国nada愿你的旨意nadanada如同行在nada。我们日用的nadanada赐给我们nada我们的nada如同我们nada人的nadasnada我们遇见nada拯救我们脱离nada;因而是nada。欢呼一场空,满是一场空,一场空与你同在。他含笑站在一个吧台前,台上有架亮光光的气压煮咖啡机。  你要什么?酒吧招待问。  “Nada  又是个神经病,酒吧招待说,便转过头去。  来一小杯,那个侍者说。  酒吧招待倒了一杯给他。  灯光十分明亮,也很愉快,可惜这只吧台没有擦得很光洁,侍者说。  酒吧招待看看他,但是没有答腔。夜深了,不谈。  要再来一小杯吗?酒吧招待问。  不,谢谢你,侍者说罢,便走出去。他不喜欢酒吧和酒店。一个干净明亮的咖啡馆可是个天差地远的去处。现在他不再去想什么了,他要回家,到自己屋里去。他要去躺在床上,等天亮了,他终于会入睡的。到头来,他对自己说,也许只是失眠吧。好多人都免不了害这个毛病呢。   

 

更多小品剧本及精彩文章,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ayang打印此文】【加入收藏】 【字体:
推荐剧本

网站首页 |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 其他剧本 | 作家简介 | 约稿服务 | 作家博客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辽ICP备19008864号

Published at 2022/6/30 5:30:09, Powered By WRMPS v7.5.0(MSSQ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