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欢乐剧本网 www.xpjb001.com
  • 小品剧本网-优质相声小品剧本推荐之名家谈258
 

本内容由欢乐小品剧本网友情提供,更多小品剧本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

 

存文学:小说是土地对我的启示

 

     存文学简介

     存文学,哈尼族,一级作家,昆明市文联兼职副主席,昆明市政协常委,昆明文学院院长,昆明市作家协会副主席。1980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在《人民文学》、《当代》、《收获》、《十月》、《中国作家》等重要文学期刊发表作品100多万字。已出版《兽灵》、《碧洛雪山》、《牧羊天》等长中篇小说和传记文学17部。曾获第三、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云南省四个一批文学艺术贡献奖、德艺双馨奖等多个大奖。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碧罗雪山》获上海第13届国际电影节、澳大利亚第3届华语电影节、伊朗国际黎明电影节、台湾第47届金马奖等20多个国内外大奖。由存文学编剧的电影《阿佤山》,2013年在美国洛杉矶、旧金山,中美电影节获金天使奖,在英国伦敦第5届万象国际电影节获优秀原创故事片奖、最佳少数民族电影奖。

     在翻越碧洛雪山去往基多乐村的2天行程里,除了苍茫的雪山和呼啸的山风,以及令人绝望的缺氧、漫漫险途之外,存文学还见到了路边森然的白骨、在风中舞动的经幡、压在石头下面敬给山神的零碎钞票、偷运兰花的快乐小贩。夜晚围坐篝火边,四野空寂,众人无语,唯有天幕边际划过的流星转瞬即逝。

     云南,高山峡谷,大河奔流,大自然的神奇瑰丽和民族文化的多元色彩所构成的杂糅气息,时常以如此矛盾对峙的场景重叠在存文学的脑海里,成为他呼吸间隐藏的热爱和疼痛,成为他词语里弥散的云南气味,成为他30多年文学旅途中越来越坚定的出发点和目的地。

     “阿黄,阿黄,阿黄……你慢慢走来慢慢拖……”这首模拟和耕牛对话的云南哈尼族山歌,是存文学最喜欢的一首歌,往往话到穷处,他的浑厚而哀婉的歌声就飘了出来。今年7月,他把这首歌唱到了首届中国俄罗斯(哈尔滨)文学合作交流会上,随即《阿黄》在最短的时间里被翻译成俄语,在俄罗斯作家们中间传唱开来。9月底,作为第一位受邀参加墨西哥中国作家论坛的中国少数民族作家,他又为墨国师生即兴演唱了这首和自然对话的云南山歌。存文学在墨西哥期间的演讲,以民族视角向墨西哥学界和文坛重新解释了中国文化多样性、各民族特色,为墨西哥带去了对中国文学乃至社会现状全新的观察角度。

     发现和捕捉文学上最云南的独特气息,一直是存文学小说创作中最擅长的和最具特色的视角。他说,作家得像一只嗅觉灵敏的猎狗。土生土长的云南作家,自小生长在多民族共居的村寨,当过基层的电信工人、中学教师,又长年行走在云南的山山水水之间,丰厚的生活积淀和长期的观察、体验当然是他猎获云南元素的要件,但更根本的,是他对云南这片土地深厚的融入骨血之中的爱与敬畏。他说:如何创作小说不是别人教的,而是土地告诉我的。

     2002年,存文学3次进怒江,几乎把怒江的每个角落都走遍了,每一次回来都要扔掉一双厚厚的鞋底都被磨烂了的牛皮靴子。对有些村落,熟悉到哪家养了几头猪都清清楚楚。基多乐村据说是1958年才发现的,因为道路艰难,几乎没有外人到达,有些道路甚至需要人贴着陡峻的山壁一步一步爬行进去。村子里有17户人家,总共78人,存文学一行在那儿住了3天,听村民说他们是这个村子解放后进去的第4批外来客。那儿只能种洋芋和青稞,包谷都种不了,但是清晨推开门就面对着碧洛雪山,太阳照耀下的雪山散发着纯净的光芒,雪鸡在山坡上奔跑,村子里桃花盛开,宛如仙境。但是自然风景和人的贫困形成的反差实在是太强烈了,他们给全村每家人都照了一张全家福,换上的最好的衣服没有一件是完整的。村子里的人们为迎接他们的到来,围着篝火跳了一夜,脸上是单纯炽热的笑容,而裤子上的补丁却绽开了大口子。那一次回到昆明以后,存文学和妻子买了几十件毛衣寄去,全村一人一件。而每次想起这个村子,想起村民们在星光下唱着歌,在熊熊篝火旁弹拨着牛腿琴,尽情享受着生命的欢乐却生活在极度的贫困之中,他就心情复杂而沉重,总想落泪。这是他创作长篇小说《碧洛雪山》的源起。

     出生于云南普洱南腊村一个哈尼族山寨的存文学总是记得年幼时的经历。在饥饿的年代里,连年干旱,田地里根本种不出粮食来,村寨里的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饥饿会使人到了只剩一副骨架子和一双大眼睛的程度,甚至站立着自己的两个膝盖骨都会相互碰撞着把自己绊倒。为了活命,人们只好到山林里寻找山茅野菜,三年下来,方圆几十里的大山可以勉强下肚的树皮野果都被搜光挖尽了。离村子几里外的一片黑森林却有很多黄精、毛薯、野山药可以充饥。可是很多人进到森林里就迷路了,再也没能出来。存文学是家里的老大,十天半月就要和母亲一起去森林里挖野菜,每一次母亲走进森林之前都会拉着他跪在森林边一棵几围粗的泡木果树下,说:在我们母子面前,您肯定是我们的老高祖,老爷爷了,我们家没有吃的,要到森林里,您一定要告诉其它的大树和小树,千万别让我们迷失在森林里,更不要让豺狼虎豹,邪魔祟鬼来伤害我们,不然一大家子人都得饿死。这样的与自然对话的方式和对森林的敬畏与感激,对存文学来说,是母亲和童年的记忆,是生活的教诲,也是他作为一个作家的云南血统。正因如此,在文学之路上走得越远,存文学越发感到了自己内心的柔软,越发清楚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之间的善意、人与天地间的信仰是救赎一切现代症结的根本。

     创作长篇小说《碧洛雪山》的过程中,存文学对很多问题有了更为清醒的思考。一个作家如何突破思维的限制,如威廉·福克纳所说,一辈子就写邮票大的地方,如何通过文学把这块邮票大的地方放至无限大并且成为人类普遍的经验或启示,如何在人类、神灵、森林、峡谷、狩猎、野兽、生存等等语词和意向背后,把云南大地上的人与事呈现,并以自己的方式解读给世界的读者,在故事中把人类的命运和自然、社会的对抗与困境推向极致。存文学说:多年来在云南的村寨和边地行走,办法笨拙但却很需要。但对云南作家来说,思考和超越更为重要,不要总是把思想的任务交给那些巨人们。如果站在山巅看云南,把云南5公里范围的高山峡谷摊开来,这些高山峡谷就像巨大的容器,聚敛着无比阔大而厚重的东西。真正要全面、深入且清楚地看清这块土地,得爬到山腰上去。云南土地深厚但天地狭小,如何能够把文学的根深深扎下去,对赖以生存的土地有一种理解。突破和超越、学习和吸收,这是永远的功课。

     2010年以来,由长篇小说《碧洛雪山》改编的电影《碧罗雪山》接连荣获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两项传媒大奖、第1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四项大奖、2011悉尼中国电影节两项大奖等众多奖项,这部只有400多万元的投资,没有专业演员,只有一两句汉语的电影,受到了海内外媒体和电影人的高度关注,被美国媒体称为中国的阿凡达。长篇小说《碧洛雪山》2010年被美国国家图书馆收藏,2014年被翻译成西班牙语在国外发行。《碧洛雪山》是存文学用他的双脚走出来的,也是用自己的情感把晶莹的雪山在心头捂热融化的历程,同时,它又是一个人类生存、发展与自然的对峙、依存的大寓言,这是他多年来对人类生存困境探究和思索的文学尝试。

     目前存文学正在创作的长篇小说《望天树》也像是一个预言。这种只能生长在热带雨林环境中高达40米的树,仿佛是守卫着西双版纳雨林生态的消息树,同时也是渴望突破和飞越的一个高点。对存文学来说,文学是体现人类智慧的一种哲学,是土地上焕发出来的精神和宗教。30年的文学创作,17部长中篇小说和报告文学,影视领域的新尝试,存文学的文学之路每一步都走得踏实而坚定。

 

更多小品剧本及精彩文章,尽在欢乐小品剧本网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ayang打印此文】【加入收藏】 【字体:
推荐剧本

网站首页 | 小品剧本 | 相声剧本 | 其他剧本 | 作家简介 | 约稿服务 | 作家博客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辽ICP备19008864号

Published at 2021/10/27 2:19:53, Powered By WRMPS v7.5.0(MSSQL)